您好,歡迎來到中國油脂網 !

登錄| 注冊| 我的訂單| 我的購物車(0)| 幫助中心
微信公眾號

029-88626849

“厄爾尼諾”能帶給棕櫚油多少想像空間?

發布日期:2019-01-15 中國油脂網

 通過研究棕櫚果單產與厄爾尼諾現象之間的關系發現,雖然厄爾尼諾現象會引發干旱,導致棕櫚油減產,但效果存在滯后性。目前來看,在前期降雨良好的情況下,中短期棕櫚油并無太大非季節性減產的可能,而厄爾尼諾現象的效果最快需要到2019年第四季度才能顯現。此外,當前產地樹齡結構支持未來數年棕櫚油的持續增產。

1

基本概念分析

厄爾尼諾,是太平洋赤道帶大范圍內海洋和大氣相互作用失去平衡后,冷水域海溫異常升高的現象,它會導致太平洋西岸(東南亞)降雨減少,太平洋東岸(南美)降雨偏多,從而引發環赤道太平洋兩岸不同地區的干旱和洪澇。

具體來看,南半球副熱帶高壓的空氣在向北運行時,受地球自轉偏向力的影響形成東南信風,在厄爾尼諾現象不發生的年份,流經南美沿岸的秘魯冷洋流在東南信風的吹送下,表層海水離岸外流,深層冷海水上涌補充,令南美沿岸表層海水溫度降低。這股寒流在隨季風向西太平洋積聚的過程中逐漸變為暖流,令太平洋西段菲律賓以南、新幾內亞以北的表層海水溫度升高。

在此洋流作用下,太平洋同緯度東段海溫較西段低,導致對應海域上空的大氣產生溫差。東邊溫度低、氣壓高,冷空氣下沉后向西流動;西邊溫度高、氣壓低,熱空氣上升后轉向東流,這樣就在太平洋中部形成了一個海平面冷空氣向西流、高空熱空氣向東流的大氣環流——沃克環流。在沃克環流正常的情況下,位于東南亞附近的上升氣流為該地區帶來大量降雨,而位于南美洲附近的下沉氣流則為該地區帶來晴朗天氣。

在厄爾尼諾現象發生的年份,東南信風出現暫時性減弱,東南信風驅動下的秘魯寒流隨之減弱,令赤道東太平洋深層海水上翻變弱,南美沿岸海面溫度偏高,上升氣流為該地區帶來較多降雨。與此同時,因太平洋東部海水上翻減弱,西面的暖水向東退,暖水在赤道太平洋中部偏東地區聚集,并使對應海域的空氣上升,部分氣團在高空向西移動,然后在東南亞附近上空下沉。下沉氣流使得該地區的降雨減少,從而導致東南亞地區干旱天氣的發生。鑒于東南亞地區分布了全球近90%的棕櫚油產能,在此厄爾尼諾現象的作用機制下,喜好高溫多雨的棕櫚樹產情將受到不利影響,但減產幅度仍取決于厄爾尼諾現象帶來干旱的嚴重程度。

2

厄爾尼諾對棕櫚果的影響滯后

不同于大豆、菜籽等一年生的草本油籽,棕櫚樹為多年生的木本油料作物,經濟樹齡長達20—25年,一旦開產,其產能將持續釋放近20年,其間單位產出的能力除樹齡之外,主要受天氣的影響。


棕櫚樹為熱帶作物,喜好高溫多雨,充沛的降雨有助于保障其后期較好的單產,故而降雨量通常是需要跟蹤的重要天氣指標。因棕櫚果成熟前12—30個月,過少的降雨將令花序在性別分化時形成更多雄花比例,進而影響后期果串的數量,造成單產下滑。


厄爾尼諾現象通常給東南亞地區帶來干旱天氣,故而常常帶來棕櫚油減產,減產幅度則取決于厄爾尼諾現象帶來干旱的嚴重程度,2016—2017年棕櫚油大幅減產即是2015年嚴重的厄爾尼諾現象所致。

圖為厄爾尼諾指數與棕櫚果產量的關系

從本質上來看,厄爾尼諾現象對棕櫚油單產的影響是通過降雨量起作用的。從對應生長階段來看,成熟前5—15個月是棕櫚樹的花絮發芽和授粉階段,其間降雨量多寡將影響雌雄花發育比例;前10個月左右花絮特別容易敗絮,影響棕櫚果的數量;前5個月是果實的發育期,其間的光照程度將影響棕櫚果的重量。降雨量作為棕櫚樹生長、開花、結果的關鍵因素,對棕櫚果產量有著十分重要的影響。在此機制作用下,降雨量與棕櫚果單產之間存在顯著的滯后性。

通過測算發現,棕櫚果單產滯后于降雨量9個月左右,棕櫚果滯后9個月的單產與降雨量十分吻合,二者相關性高達0.44,而二者不加滯后的相關性僅在0.26。對比運用來看,2018年1—11月的大多月份,馬來西亞降雨量好于5年期平均水平,意味著2019年8月前馬來西亞棕櫚油產情都不會太差。因馬來西亞與印尼同屬東南亞,產區相鄰,氣候總體上較為相近,故而同樣的結論適用于印尼棕櫚油產情。

NOAA最新監測顯示,當前赤道附近太平洋海面溫度高于歷史平均水平,ENSO監測值雖為中性,但大多數模型預計弱厄爾尼諾現象將在2019年春季形成并持續。其中,北半球今冬生厄爾尼諾現象的概率高達90%,持續至春季的概率則達到60%。

圖為ENSO模型預測

圖為ENSO概率預測

弱厄爾尼諾現象的發生,將帶來對應時間段東南亞地區降雨的減少,但氣象機構預期此次厄爾尼諾現象的強度較弱,與2015年的強厄爾尼諾現象毫無可比性,預計帶來的降雨減少幅度并不會太大,因而對棕櫚油產量的利空也有限。

2018年馬來西亞1—11月大多月份的降雨量好于5年期平均水平,意味著2019年第四季度前棕櫚油產情都不會太差。然而,從降雨量與棕櫚果單產的相關關系來看,今冬潛在弱厄爾尼諾現象發生帶來的將只是9個月之后產地輕微的減產,效果最快在2019年第四季度方能顯現,預計遠水難解近渴。

3

產地樹齡結構支持棕櫚油增產

鑒于弱厄爾尼諾現象對產地棕櫚油單產的影響有限,在勞動力短缺狀況不是特別嚴重的前提下,預計2018/2019年度馬來西亞和印尼棕櫚油產量仍將取決于成熟面積和樹齡結構。

棕櫚樹的經濟樹齡一般在20—25年,單產受樹齡所處范圍的影響較大。一般來說,棕櫚樹在栽種至種植園后,經過3—4年的生長期開始結果,7—14年后進入旺產期,15—18年后產量逐漸衰退,之后老化淘汰。2018年的棕櫚油豐產主要就是受產地尤其是印尼棕櫚樹進入旺產期帶來的增產影響。

在天氣方面,馬來西亞和印尼地域相鄰,氣候總體上較為相近,但在樹齡結構上,馬來西亞和印尼因種植園發展時期的差異存在一些不同。馬來西亞的規模化種植要相對早些,自1910年森達美公司創辦,當地棕櫚樹的企業化種植和壓榨就開始了。1999年以前,馬來西亞棕櫚樹種植面積快速擴張,年增長速度超過6%;2000年之后,因土地資源的限制,馬來西亞棕櫚樹種植擴張增速放緩至3%左右。根據前期種植情況推算,快速擴張的1995—1999年間栽下的棕櫚樹已陸續在2014—2017年進入產量衰退和淘汰期。

回顧來看,近些年,馬來西亞棕櫚樹樹齡結構老化較快,拖累整體單產表現。一方面,在隨后的2000—2004年間,馬來西亞棕櫚樹種植面積增長溫和,意味著未來幾年進入產量衰退期的棕櫚樹增量放緩,樹齡老化壓力的減輕有利于整體單產恢復;另一方面,2015年大量擴種的棕櫚樹即將于2019年開產,成熟面積的進一步增加也有利于整體產量提升。

圖為馬來西亞棕櫚樹種植情況

表為馬來西亞棕櫚樹成熟情況(單位:公頃)

除此之外,馬來西亞自2017年以來通過發放補貼鼓勵種植園淘汰老樹、補種新樹,重植計劃取得了立竿見影的成效。以著名的棕櫚樹種植集團Wilmar為例,截至2017年12月,該集團樹齡大于18年的老齡樹顯著減少5%,在3—6年的開產樹增加5%的情況下,樹齡小于3年的幼齡樹占比仍出現1%的增長。重植計劃帶來的樹齡結構優化,預計在未來數年助力于馬來西亞棕櫚油的產量增長。

印尼的樹齡結構相比馬來西亞更年輕化。印尼的棕櫚樹種植面積也是在20世紀90年代末開始大規模增長的,但直到2015年,印尼的棕櫚樹種植面積增速幾乎一直維持在5%以上,持續擴種保障了印尼相對年輕的樹齡結構。

當前印尼樹齡處于7—14年旺產期的棕櫚樹占比超過60%,從前期種植情況來看,未來數年仍將有相當比例的幼齡樹進入旺產期,保障印尼棕櫚油持續旺盛的產出。同樣,以棕櫚樹種植集團Wilmar為例,截至2017年12月,該集團在印尼種植園的樹齡處于7—14年旺產期的棕櫚樹占比高達63%,此外仍有14%的幼齡樹剛開始開產或即將開產,未來產量處于高位或進一步增產的概率較大。

圖為印尼棕櫚樹種植面積和增速

圖為2017年12月Wilmar印尼樹齡結構

4

總結與思考

縱觀2018年,前期良好的降水令棕櫚油單產受益,成熟棕櫚樹面積增加則進一步提升棕櫚油的整體產量,產量大幅增長成為引發棕櫚油價格大跌的重要原因。根據美國海洋與大氣管理局最新報告,北半球今冬發生厄爾尼諾現象的概率高達90%,隨之而來的將會是東南亞偏少的降雨量,這將對產地棕櫚油生產有所抑制。

對最新的邊際信息梳理后我們發現,當前產地創紀錄的庫存實際是增產和降銷共同推動的。2018年馬來西亞棕櫚樹每月平均增產比10年均值多5萬噸,而每月出口比10年均值少3萬噸,供需雙殺直接導致2018年產地庫存快速積累。值得注意的是,增產的邊際影響比降銷更大,并且增產有望成為未來數年內的趨勢性事件。

從開產的那一年起,棕櫚樹產能釋放周期長達20年。對照產地種植情況來看,馬來西亞在2000年后增加的種植面積占比超40%,印尼則超過60%,整體仍處于產能擴張周期,在天氣不出嚴重問題的前提下,預計2019年良好產情仍將大概率延續。以棕櫚樹種植集團Wilmar為例,截至2017年12月,其在馬來西亞種植園樹齡低于15年的棕櫚樹占比達到51%,其中22%處于幼年期,并且這批樹大多植于2013—2015年,正處于產量增長期或即將產果。在印尼種植園,Wilmar在印尼樹齡低于15年的棕櫚樹占比高達77%,整體樹齡處于非常年輕有增產潛力的結構。如此看來,即便不考慮這些年來種植園內棕櫚樹的老樹更替,未來馬來西亞及印尼的棕櫚油單產、總產也有望迎來周期性上揚。


具體到2018/2019年度,當前產地棕櫚油仍處于產能擴張周期,在產地樹齡結構支持產量繼續增長的前提下,弱厄爾尼諾現象的潛在利好獨木難支,預計本年度產地棕櫚油產量仍將繼續增長。當然,隨著產地棕櫚樹單產和成熟面積走向穩定,疊加潛在厄爾尼諾現象的影響,預計棕櫚油產量增速將有所放緩。此外,因產地實施更高標準的生柴摻混項目,印度和中國需求也在逐步回暖,產地棕櫚油有望迎來一定程度的去庫存。不過,在未來數年棕櫚油產能持續釋放的情況下,棕櫚油價格大幅反轉仍需更惡劣的天氣或更大量需求的配合,所以不可將過多希望寄托于本次厄爾尼諾現象帶來的利好。

上一篇:云南滇雪糧油被認定為云南食用植物油冠軍示范企業 下一篇:貴陽市食藥監局抽檢729批次食品 19個批次不合格

足彩进球彩二串一